阳曲县问答

喀喇沁旗问答

现场图

原标题:旺角暴乱后致香港“回归一代”:请回望这片被你无视的土地

昨天,长安君(微信ID:changanjwj)发出《旺角暴乱:能够成为香港自我救赎的一次机会吗?》,期待香港社会重新找回法治精神。今天,长安剑的邮箱收到了几位“80后、90后”的公开信,这封信,写给香港的同龄朋友:

香港的同龄朋友们:

你们好!我们是来自内地的“80后、90后”。可能你们同样在关注,今天,旺角暴乱的37名被告在九龙城裁判法院出庭受审。这37人中,最年轻的只有17岁。

我们正在欢度春节,为什么会有香港的同龄人成为暴徒?互联网如此发达,我们不是没渠道相互了解、探讨,却为何要在社交网络“unfriend”、“unfollow”?

这一次,有些话,我们想心平气和、坦诚地对你们说:

我们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成长起来的,人们把我们称为是“改革一代”。你们是在香港回归前后、一国两制下成长起来的,我们愿意把你们称为“回归一代”。我们和你们一样,都对自己的未来抱有梦想,对家园的发展抱有期待。

听说,你们困惑于中西方身份之问,骄傲于“香港人”的自称;你们不安于家乡在世界的地位下滑,不满于内地人的“入侵掠夺”;你们热衷于校园里的“民主”口号,不屑于“建制派”的观点;你们自信于香港的文化传承,轻蔑于内地的文字和教育……

尽管如此,家与国就那么容易分开吗?

走在香港街头,我们会看到轩尼诗道、德辅道这些西化译名,但也能路过洛阳街、湖北街、奉天道这样浓浓中国味的路牌。基督教的盛行,并不妨碍关公、妈祖、土地庙遍布全岛……

香港和内地青年,我们已经在网络上争论了太久,如果双方永远居高临下、指责对方,将永远也看不清彼此,更看不见历史的真相:

指责香港“数典忘祖”的内地青年,我们也许知道电影《十月围城》,却不一定了解王学圻有真实的角色原型,他是一直倾力赞助革命的香港富商李煜堂(1851-1936);

我们也许知道抗美援朝,却不一定知道是香港企业家霍英东,突破西方国家、港英当局“全面禁运”铁幕运来大量物资;

我们也许看过纪录片中的“大逃港”场面,却不一定知道1962年5月的马路上,数百名香港人以躺倒的肉身,阻挡住港警的车轮,高声呼唤素不相识的大陆同胞:“快跳车!快跑!”

指责内地“忘恩负义”的香港青年,你们也许知道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,却不一定知道1998年3月19日,人民大会堂里掷地有声:“只要特区提出要求,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,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!”

你们也许熟知家常粤菜的“蚝油菜心”,却不一定知道这是500多个供港蔬菜基地的女工冒着烈日,按“供港菜心”的严格长度要求采摘的;

你们也许知道香港每4天才供水4小时的历史,却不一定知道,是内地1万多人凿山劈岭,才让东莞东江倒流80多公里,开出了“香港人的生命线”——东深供水工程,五十年来供水从未中断!

九七回归,回归的不仅仅是身份,更是文化血脉。从历史到今天,正是香港和内地互相给予,彼此支撑,才让中华血脉战胜鸦片战争的炮声,折断野蛮日寇的尖刀,穿越十年文革的浩劫,推倒租界铁网的阻隔而不可断绝!

斗转星移,看到有香港同龄人在互联网上留言“我愿当港英余孽”,有香港同龄人支持所谓的“占中”和旺角暴乱时,我们感到惊诧。为什么同为兄弟,年轻的我们之间却有了这么大的疏离和隔膜?

也许有人会说,我们香港年轻人要做“世界公民”,追求的是西式“民主自由平等”。但你们是否忘了,这些概念并非西方的独创,更不是中西方文明分野的标志。2400多年前,孔子畅想“天下为公,世界大同”;2200多年前,孟子喊出“民为贵、社稷次之、君为轻”;900多年前,范仲淹写下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;300多年前,黄宗羲宣告“天下为主,君为客”……

追求“自由民主”没有错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样将“自由和民主”容纳其中。我们可以充分想象“自由民主”,但不应忘记,没有哪一种成功的民主模式是脱离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、凭空移植的。

即便同源于西方文化,英国、美国、日本的民主模式也各有不同;同样的西式民主,在伊拉克、在阿富汗、在利比亚,只是改变了制度,却没能解决仇恨、战乱和贫穷。

我们知道,你们寻求改变,还因为让人感觉逼仄、失望的香港社会现实。

站在历史的节点,西式理念遭遇层层困惑,香港发展也面临种种瓶颈。当你们把遭遇的现实问题归咎于内地时,是否想过,你们以为的问题的根源,也许正是解决问题的钥匙?是否想过,可以回过头来拥抱一直背靠和依存,但却被你们轻视、无视甚至敌视的这片大陆?回归不是单向的,更意味着香港与内地的拥抱、融合和重新认识。

和你们一样,我们也给“世界公民”这个概念点赞。香港最大的魅力,就是对中西方文明、对自由观点和市场的巨大包容力。现在是我们摘下有色眼镜,真正去了解彼此的时候了。如果说,前150多年,“香港奇迹”的秘诀在于,你们打开了海洋文明的出口;未来的150年,再次创造“香港奇迹”的关键,应当就在,你们回身真正拥抱绵亘几千年的中华文明。

我们想告诉你们,对于香港青年,采纳西方精华、回归东方怀抱,并不是一个“非A即B”的选择。站在东西方文明的交汇点上,香港之所以能吸引海洋文明的目光,是因为你身后有东方文化的璀璨光芒。

邱立本先生曾用金庸小说打比方,形容自己和内地学者的读书进境:“实际上大家都是在练九阴真经,但彼此看对方的练法都像是‘倒练’九阴真经,不过殊途同归:到了21世纪,大家的武功都在同一个层次了。”在我们这一代,香港和内地的互读,可能也将经历同样的历程。

听说街头发生冲突的时候,不少香港同龄人传唱过beyond《光辉岁月》里面的一句:“风雨中抱紧自由”,我们想把这首歌的另一句送给你们:“愿这土地里,不分你我高低。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,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。”

此致

敬礼

四位内地年轻人

2016年2月11日

喀喇沁旗问答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